济南市政府门户网站  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 
当前位置:首页
>气象科普 >天气现象
副高、冷涡、温带气旋和低空急流都是啥
发布日期:
2016-08-26
浏览次数: 字体:【

    新闻回放:8月16日是末伏的第一天,在“副高”的控制之下,南方出现了较大范围的高温天气,多地发布高温预警。16日15时,重庆开县的温度更是达到了41.3℃。在今年7月份,影响长江中下游持续性强降雨的也是“副高”。公众会有疑问,何为副高?副高为何有如此大的威力?

  其实,不只是“副高”,还有许多类似的比较“专业”的气象术语让公众不解。为此,本文选取了4个天气预报播报中常用的气象术语进行解释,以解公众之惑。

  “雨带变化它要管,持续高温它也要管,台风走向它还要管,‘副高’凭啥管的这么多?”

  副高:我是“副热带高压”的简称,一般是指对中国影响较大的位于北半球西北太平洋上的副热带高压。我常年存在,是一个稳定而少动的暖性深厚系统。在夏季,我的范围几乎可占整个北半球面积的1/5到1/4,因为强度大,所以名头十分响亮。不过在冬季,我的强度和范围都会变小。

  我的内部盛行下沉气流,空气增温强烈;但是,由于气压梯度小,风力很小。在这种状态下,太阳辐射可以更多地到达地面,使得地面和近地面大气获得更多的热量,大气温度明显攀升。因此,在我控制下的地区,往往以晴朗少云的高温天气为主,甚至还会带来旱灾。

  另外,我的位置变动与我国主雨带的分布密切相关。位于我的高压脊西北侧的西南气流是向雨区输送水汽的重要通道,而位于我南侧的东风带则是热带降水系统活跃的地区。

  一般来说,人们可以根据我的北进南退来大致确定主雨带的位置:5月上旬至6月下旬,我的位置大约在北纬15°至20°,雨带通常位于华南;6月中旬至7月下旬,我西伸北进到北纬20°至25°,雨带也北移到长江中下游地区至日本南部,形成长达1个月之久的梅雨季节;7月至8月,我进一步北进到北纬25°至30°,将雨带北推到华北、东北地区;9月,随着我逐渐南退,雨带也南移,北方雨季结束。

  夏季,我与台风相互制约、相互影响。当我呈东西带状,且强度稳定时,位于我南侧的台风将向西移动,路径稳定;若我的强度不够,台风移动到我的西南侧时,会逼得我东退,台风也有可能因此转而向北移动;另外,台风有时还趁我“羸弱”的时候使我断裂,从我中间穿过。当然,影响台风走向的因素有很多,我也只不过是其中之一。

  “听说有个‘冷boss’跟‘副高’打起来了,这下我们要遭殃了,可能又得去‘看海’了。”

  冷涡:我是“冷性低涡”的简称。主要是指存在于中高纬地区对流层中、上层的冷性闭合低压环流系统,我中心附近的气温明显低于四周。我出现时,大气处于上冷下 暖 的 不 稳 定 状态,云多为块状和条状,且缝隙大,十分美丽。

  不过,真正准确形容我的词应该是:高、冷——我有一种霸道总裁范儿。有时我会南下与“副高”激战,一言不合就下暴雨。

  有研究表明,京津冀地区除短时强降雨外,强对流天气有一半以上都与我有关。北京地区与我有关的雷暴大风占总雷暴大风天气的近70%。

  雷雨的三要素是水汽条件、不稳定层结和抬升条件。而我占了两条,即上冷下暖的不稳定层结和抬升条件,再从南海或者渤海来点水汽,打雷就是妥妥的了。我有时还会带上一帮兄弟姐妹,如冰雹、大风等。

  我还有个特点就是手下的冷空气小弟众多,众小弟一股又一股地从北往南冲,这样我的生命史就比较长,一般在2到7天。另外,我移动缓慢,再加上我后部(西侧)不断有小股冷空气南下,受我影响的区域就会有连续数天的阵性降雨天气。

  根据我所处的地理位置可以称呼我为蒙古冷涡、华北冷涡和东北冷涡等,其中以东北冷涡最为著名。当我出现在春夏季节的华北、东北上空时,对农牧业生产危害极大。我带来的低温会影响水稻、高粱、玉米、大豆等作物的春播或幼苗的生长发育,从而造成秋粮减产;同时,造成牧区的牧草不能及时返青,牛羊因饲料不足而掉膘。

  当然,你也应该看到我“美好”的一面,比如,我过境会使天气变得凉爽,将雾-霾吹走;傍晚雨停后还能看见彩虹。

  “一年的雨,一天下完了。听说是温带气旋家族里的一个小子造的孽?”

  温带气旋:我又叫“温带低气压”或“锋面气旋”,是活跃在温带中高纬度地区的一种近似椭圆形的斜压性气旋。从结构上来看,我是一种冷心系统,即温带气旋的中心气压低于四周,且具有冷中心性质。从尺度上来看,我的尺度一般较热带气旋大,直径从几百公里到3000公里不等,平均直径为1000公里。

  今年7月19日,河南安阳林州局地降雨量644毫米,1天的降雨量相当于当地常年的全年降雨量,那正是我的家庭成员——黄淮气旋造成的。除了他以外,根据发源地的不同,还有蒙古气旋、江淮气旋和东海气旋。我常伴随锋面出现,同一锋面上通常有2至5个我的兄弟,我们自西向东前进,称为“气旋族”。

  我主要靠西风带提供的斜压来运行和加强,一年四季都可出现,陆地和海洋上均能生成。我从生成、发展到消亡,整个生命史一般为2到6天,大致分为初生、发展、锢囚、消亡四个阶段。其中,我在锢囚阶段发展至最盛时期。在此阶段,云雨范围最大,风力增大,天气变化最剧烈。

  我是造成大范围天气变化的重要天气系统之一,对中高纬度地区的天气变化有重要影响。我常带来多风多雨天气,并伴有暴雨、暴雪或其他强对流天气,有时近地面最大风力可达10级以上。

  一提到我,大家很容易联想到热带气旋——台风,那可是我们气旋家族里的“大明星”。我和他的相同点是,我们都是空气漩涡,都是低压系统。从卫星云图上看,我们外观还是有些像的,我有时也会有清晰的“风眼”,而且一样会带来风雨影响。但除此之外,我们在生成区域、尺度大小、带来的天气、影响区域等方面还是存在很多差异的。

  “暴雨、狂风、闪电,大树都被连根拔。这居然不是台风造成的?”

  低空急流:很抱歉给大伙儿造成困扰。我虽不是台风,却有胜似台风的本领。

  我常来自于热带洋面上,我就像一个勤快的快递小哥,起着向低空大气输送热量、水汽和动量的作用,当我将暖湿空气向北输送到较干较冷空气的下方时,就形成了对流性不稳定结构,产生很强的上升运动,容易产生暴雨、冰雹等对流性降水,风力大时,可达到8级(20米/秒)以上,相当于热带风暴的近中心风力,有时甚至出现龙卷风天气。

  我在华南地区一般为西南或偏南气流,多出现在副热带高压的西侧或北侧边缘。每年4月到6月,“副高”第一次北跳前,在其西侧往往有较强的暖平流,在一定的天气条件配合下,低空容易出现类似于漩涡的天气系统,如果再与南支槽配合,往往会造成华南地区暴雨甚至特大暴雨。

  我的强度具有明显的日变化,清晨最强,下午最弱。

 
打印此页】【关闭窗口
分享到:
0
上一篇:
下一篇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